Le laurier.

保持灵感输出,只做我自己的白日梦想家.

Q:小树宝贝五月快乐!最近生活开心吗💫

阿醉也五月快乐!!!


最近生活特别开心!!!马上要放暑假啦~你呢?你也开心吗?

这两天会陆续把吻痣更新完


斗兽场不再更新,很抱歉喜欢斗兽场的小朋友们,但实在是没有这个精力了。


吻痣完结后,也许会自印一些纪念本送给大家,过后这个号我会注销。


这个楼,再您的见嘞。



以上。


                      Le Laurier

Q:阿树!今天我生日!(发一篇小随笔也可以)

哦莫莫!我错过了😭😭这两天没有上lof抱歉抱歉丸子,明天发明天发好不好?😭😭

过冬赴

银河系闪耀星


伪现背

有私设|有OOC

看看得了别上升

建议搭配BGM:同花顺-林倛玉

 喜欢还请您多多评论呀!

——————————————————————————————————


冬天过去了,但宋亚轩永远留在了,那个他将要奔赴的春日黎明前,留在了一个没有严浩翔的冬天。

 

 

 

 

01.

 

宋亚轩坐在床边看着手里的请帖,还有一本他自己制作的少年时的相册,楞楞地笑出声。

 

 

 

 

第一张照片是高考那年,他们拿到录取通知后在公司里拍的,当时还有贺峻霖跟马嘉祺。他们四个一起拍了照,宋亚轩那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对上了严浩翔笑着的眼睛,心下一动,就说。

 

 

 

 

“翔哥,咱俩拍一张吧。”

 

 

 

 

严浩翔看着他不说话,点点头,走过去站到宋亚轩身边,宋亚轩那时觉得世界都安静了,耳边只有自己砰砰的心跳声,还有严浩翔对他说的那句话。

 

 

 

 

“又是校友了亚轩,这次该叫什么,北电饭搭子?”

 

 

 

 

两人都被这句话这句话逗笑,恰巧队友按下快门,照片里的笑容定格在这一刻。

 

 

 

 

之后就是开学,军训。严浩翔皮肤一直都那么白,怎么晒都晒不黑,到是宋亚轩,上了大学就开始放飞自我,防晒也不好好涂,每天都要严浩翔拽着他,仔仔细细擦好防晒两个人在一起奔到操场找各自班级。

 

 

 

 

十八九岁的男孩子总是热血的,大学的军训也区别于初高中,能穿帅气的军训服,也能学擒拿格斗,甚至还有轻武器射击。两个人虽然专业不一样,不在一个班,但毕竟是少年偶像,知名度在那摆着,也都总是能听到教官口中的夸奖。

 

 

 

 

丁程鑫经常会下课了跑到操场,给两个人拍照录视频发到群里。几乎是发出去,就会得到哥哥弟弟们的疯狂彩虹屁,其中当属张真源最积极。经常是十几秒的语音,外加晚上一个小时起步的视频通话。

 

 

 

 

有时候通视频,严浩翔还会主动问今天谁比较帅,宋亚轩举着手抢答,一定是自己,说完还要去闹严浩翔。这时候严浩翔就会顺着宋亚轩的意思说,对对对,亚轩是最帅的。

 

 

 

 

但宋亚轩不知道,他红着脸笑倒在严浩翔怀里时,严浩翔觉得可爱这个词更适合他。

 

 

 

 

挂了和张真源的电话,宋亚轩就要回房间了,本来军训是不能串寝的,宋亚轩这是偷偷跑过来还得拜托舍友打掩护。

 

 

 

 

宋亚轩走之前,严浩翔给了他一个袋子,里面装的都是平常他爱吃的零食,严浩翔对这些东西没什么欲望,想着军训到现在宋亚轩的零食应该都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就把这些都塞给他。

 

 

 

 

“你的肯定都吃完了,这些拿回去可得悠着点吃,再吃完我也没有了。”

 

 

 

 

宋亚轩张口就要说感谢,被严浩翔打住“感谢的话不必说,硬要说,你不如直接微信转账三百块。”

 

 

 

 

 

宋亚轩把严浩翔举起来的手机按下去,掂着袋子端着一副乖巧假笑“晚安,梦去吧。”

 

 

 

 

带着对大学的新奇,军训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因着严浩翔的督促,宋亚轩一个军训下来倒也没有晒得特别黑。

 

 

 

 

在校的时候总是快乐的,经常让宋亚轩忘记是少年偶像,出了校园,还有数不清的通告等着他,在少年的心里,名利场的浮华在如何绚烂也比不过校园温暖轻松的生活。

 

 

 

 

尤其是,校园里还有爱的人陪在身边。

 

 

 

 

 

 

02.

 

 

 

 

窗边的帘子被风轻轻吹动,宋亚轩手指轻轻翻过相册,第二张照片是七个人,在刘耀文18岁生日上的合照。

 

 

 

那是宋亚轩高考后的两年,团里最小的幺儿也上了大学,过完了十八岁生日,全员成年。谁都没提,但在无言中,二代的养成到此结束。

 

 

 

 

南滨路的灯亮了又亮,晚风吹过,少年们从前成长的地方不知何时,成了再难回去的故地。

 

 

 

 

成员们的个人外务逐渐多了起来,每个人繁忙之余仍是坚持每天抽出时间在七个人的小群里叽叽喳喳的聊天,分享遇到的趣事。热闹的像是从前还在三层小洋房的时候。

 

 

 

 

“宋亚轩儿这两天是不是快回来了,那我们火锅约起来啊!”宋亚轩大二那年就接了一个拍戏的通告,好长时间都不在学校,也见不到队友们,平常除了在手机上聊聊天,他整个人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

 

 

 

 

贺峻霖说完,严浩翔接了一句:“啊是,他昨天跟我说是明天下午的飞机。我们直接订座位,到时候昕哥接着他直接去就行。”

 

 

 

 

“哟,翔哥一手消息啊。宋亚轩怎么回你消息这么快啊,我昨晚问他他到现在都没回我。”

 

 

 

 

严浩翔看着贺峻霖略带委屈的控诉勾了勾唇角,宋亚轩回他消息最快这件事让他非常开心。

 

 

 

 

点出去群聊给宋亚轩发消息“你明天几点落地?大家约着去吃火锅。”严浩翔没指望宋亚轩秒回消息,但也确实没想到宋亚轩这次秒回他了,发来了航班时间和一个表示ok的表情包。

 

 

 

 

“嗯?竟然秒回了轩哥,你现在不忙吗?“

 

 

 

 

“刚忙完。不是你之前说希望能获得我秒回消息的权利吗?”

 

 

 

 

严浩翔刚要接下一句,却因为宋亚轩发来的消息而停了下来。屏幕那边的人仿佛不觉得这有什么,就这么大胆的发出来,毫不顾忌严浩翔会不会脸红多想。

 

 

 

 

“更何况,我在等你给我发消息诶。”

 

 

 

 

严浩翔这两年时常因为宋亚轩直白大胆的发言而手足无措。两个人又开始做校友开始,宋亚轩就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或者应该说他不知道突然想明白了什么,开始非常粘着严浩翔。

 

 

 

 

在学校的时候即便两个人不是一个专业,也还是会经常去找严浩翔,如果两个人的课在一个时间点,还会缠着人一起吃饭。

 

 

 

 

如同从前还在高中的时候,严浩翔总会觉得宋亚轩可爱。他现在的行为,就像担心自己从小一起玩的竹马,被刚认识的朋友抢走一样。

 

 

 

 

每一个动作都在说,你要跟我最好,你只能跟我天下第一好。

 

 

 

 

宋亚轩也会担心自己小霸王一般的举动,会让严浩翔觉得有负担,碍于情面不敢跟他说,于是也问过。

 

 

 

 

看着严浩翔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惴惴不安。但严浩翔却只是揉揉他的头发和脸颊肉,挑了挑眉仿佛在问他为什么会这么想。然后轻飘飘的扔下一句话,在宋亚轩心里激起千层浪。

 

 

 

 

“不会有负担,这根本不一样啊。他们是朋友,可你不只是朋友。”

 

 

 

 

想到这儿,宋亚轩有些难过,他并不能让严浩翔如愿。严浩翔难过,他更难过。

 

 

 

 

 

 

03.

 

 

 

 

宋亚轩自己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喜欢的严浩翔,也许是从第一次住进他家开始,也许是看到他每每下课等在自己班后门的身影,也许是望着他被风吹起的衣角,还有撑着伞看向自己时,柔软的眼神。

 

 

 

 

宋亚轩不知道,他也觉得不重要了。喜欢一个人并不需要理由,对严浩翔心动是基因选择,要什么理由。

 

 

 

 

 

那本相册后来的几张照片都是宋亚轩精挑细选出来的,和严浩翔的合照,大学最后那两年,别说在校外了,校内都难见面,团队合更体难,人人都有自己的通告。

 

 

 

 

他跟严浩翔从校友,变成了只能靠手机聊天的网友。偶尔在微博上看到粉丝们评论说,最熟悉的陌生人,宋亚轩也只能苦笑。

 

 

 

 

大四下学期,两个人都刚回学校准备期末大戏,见了面,宋亚轩发觉自己竟连打招呼都是生涩而激动的。

 

 

 

 

好在严浩翔并不,仍旧是亲昵的揽住宋亚轩肩膀,说好久不见怎么这么生疏了?是不是突然想起还有三百块没转给我,心虚的?

 

 

 

 

宋亚轩笑着锤他一拳,严浩翔总是有方法让他开心起来。

 

 

 

 

两个人约着去吃饭,宋亚轩落严浩翔两步,垂眸看着严浩翔垂在身侧,细长白净的手。

 

 

 

 

看着就很好牵,指尖的粉红色为这双手增添了不少美感,这会儿是二月份,晚上的风明明还有些凉,却吹的宋亚轩脑袋越来越不清醒。

 

 

 

 

上前走两步,先是食指勾住严浩翔尾指,然后短暂松开轻点了两下他的手掌,再慢慢将整个手掌送进去,松松垮垮的握住,但凡严浩翔轻轻抽一下,就能抽走。

 

 

 

 

但他没有,他只是愣了几秒,然后将手掌慢慢收紧了。两个人都穿着外套,借着校园里昏黄的路灯,和宽大松散的袖子,在两侧种满了树的校园大道上,隐秘又张扬的牵手。

 

 

 

 

许久未见得两人像是干柴烈火,一点就着,那顿饭压根没好好吃,严浩翔看着宋亚轩喝了几口粥,就拽着他去了学校花园。

 

 

 

 

把人抵在墙上拉起他的帽子,两个人已经呼吸交融负距离了,严浩翔还压着劲儿问宋亚轩“牵手,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宋亚轩没说话,回答严浩翔的,是他急切凑上来的亲吻。倒不如说是咬了,宋亚轩吻的凶狠,像是把被严浩翔问的那股子羞耻劲儿都融进去了。

 

 

 

 

可狮子哪能不掌握主动权,几秒愣神过后就反客为主,等到两人分开时,宋亚轩的嘴角已经破了个小口子了。

 

 

 

 

严浩翔像是有了底气,拉着宋亚轩非要他给个明确的答复“轩哥,弟弟比较笨,你不说明白我理解不了啊。”

 

 

 

 

严浩翔那双眼睛看石头都生情,宋亚轩哪能抵的住,像是恼羞成怒,修长的是手指灵活的在严浩翔手掌里转了个弯儿狠狠掐了一把,他手腕内侧的薄肉。

 

 

 

 

“臭小子,我嘴都给你亲破皮儿了,还在这儿耍什么流氓!”

 

 

 

 

昏黄的灯光照的宋亚轩脸上的绯红更甚,一双圆眼水光潋滟看的严浩翔心里燥热。

 

 

 

 

从前看粉丝们说宋亚轩辣,还不明白其中含义。倒是现在,感同身受了。

 

 

 

 

宋亚轩只记得,那天晚上,严浩翔的眼睛很亮,他能看清楚那里面都是他,他们头顶那颗杏花树,开得格外好,好多花瓣落下落在严浩翔头上,煞是好看。

 

 

 

 

 

04.

 

 

 

 

然而这是宋亚轩记忆里和严浩翔为数不多的美好记忆了。少年人的爱意总是藏不住的,饶是两人再克制,可真心从来是横冲直撞不加掩饰。

 

 

 

 

所以当照片出现在公司里时,两个人都毫不意外。

 

 

 

 

丁程鑫说的对,公司总是把他们保护的很好,所以哪怕是这种事,李飞第一反应也都是花大价钱买断照片,将两人叫到公司来,心平气和的说这件事。

 

 

 

 

可是怎么说呢,有什么好说的呢?相爱这件事,本就没什么值得说的,动心就是动心,喜欢就是喜欢,硬要说,也不过是冲动罢了。

 

 

 

 

严浩翔站在宋亚轩身边,眼神坦荡“是真的,飞总。亲吻是真的,喜欢也是真的。”

 

 

 

 

“不是一时兴起,也不是别的,是我们一起确认过的,认真的在一起。”

 

 

 

 

“浩翔,小宋。我不说别的,你们也该知道这件事会给你们个人,和团队带来的压力有多大。希望你们好好考虑清楚。”

 

 

 

 

宋亚轩看着拉扯他们长大的公司老总顿了许久,才接下句“考虑要不要继续下去,也考虑清楚,喜欢的到底是什么。”

 

 

 

 

严浩翔下面还有个通告要赶,他不想走,可他还没有能把通告说推就推的能力和地位,只得转身,和宋亚轩擦肩错过。

 

 

 

 

宋亚轩仍站在原地,他只觉得口腔发苦,想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他知道李飞最后那句话是在问什么。

 

 

 

 

他的喜欢,他们的喜欢,到底是真的喜欢,还是因为从未对女孩子心动过而产生的误会。

 

 

 

 

这份真心实意的喜欢,宋亚轩知道是真的,严浩翔也知道。可是很显然,别人不这样认为,他们把它归结为,误会,性别错认而产生的误会。

 

 

 

 

“小宋,回去吧。”

 

 

 

 

接过李飞手里的纸巾,宋亚轩才知道自己哭了,眼泪早已顺着脸颊滴落,浸湿了一小块地毯。

 

 

 

 

那天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很微妙,谁都没提那天的事,也谁都没说分手,严浩翔发消息,宋亚轩依旧秒回,但两个人在学校的时候,见面也变得难了起来。

 

 

 

 

是宋亚轩故意错开的,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严浩翔,更不知道搞如何面对自己这份心意。他像是站在海上的孤岛,进退两难,更胆小的不敢迈步。

 

 

 

 

但严浩翔没给他继续逃避的机会。找准了时间堵到了宋亚轩,那会儿教室里已经没什么人了,严浩翔就坐在宋亚轩旁边的位置上一言不发。

 

 

 

 

一直到班里的人都走完了,严浩翔才开说了第一句话‘宋亚轩,你要分手吗。“

 

 

 

 

不是疑问句,宋亚轩侧了侧身子看着严浩翔,两人对视。宋亚轩看了半天张嘴只呢喃出两个字“你呢?”

 

 

 

 

严浩翔戴着帽子,他低头宋亚轩就看不清他神情,他摇摇头“我不想。可是宋亚轩,我无法保证,无法保证之后不会再有我们亲亲昵的照片被拍,无法保证我能和你保持距离。”

 

 

 

 

“我也无法保证这会给你我,和团队带来多大的伤害。即使我知道大家都会站在我们这边,即使我知道他们不会怪我们任何一句话。”

 

 

 

 

“我不想分手,但我会选择放弃。”

 

 

 

 

宋亚轩手在抖,他脑袋一片空白,他听见自己心脏的跳动声,耳边血液流过的声音,还有他自己的声音。

 

 

 

 

他说“好,那就分。”

 

 

 

 

谢谢你来找我,我有了被动选择,你来主动,我们都如愿。

 

 

 

 

 

05.

 

 

 

 

“诶轩儿,你看见我外套了吗?轩儿,轩儿?。”

 

 

 

 

听见丁程鑫在叫他,宋亚轩回神楞楞地应了声,丁程鑫靠在门框上笑看他“发什么愣呐?是觉得自己自己三十多岁快奔四了还没个对象,比自己小的弟弟倒是先结婚了,心里不平衡啊?”

 

 

 

 

宋亚轩笑着摇头,看了眼墙上的表发现距他翻来相册,才过了五分钟。突然觉得很荒唐,他和严浩翔的半辈子,竟在这短短几分钟内就回忆完了。

 

 

 

 

“别笑我了丁哥,我不着急,还有贺儿呢,贺儿陪着我。”

 

 

 

 

丁程鑫走过来点点他的额头,从他身后抽出自己的外套穿上“行了,别贫了,走吧仪式快开始了。”

 

 

 

 

宋亚轩拿上相册跟着丁程鑫到了会场。没多久仪式就开始了,今天,是严浩翔的婚礼。

 

 

 

 

新娘入场的时候,宋亚轩靠在椅背上兀自红了眼,她很漂亮,知书达理活泼又善解人意,和严浩翔很配。

 

 

 

 

本来递戒指的是宋亚轩,但贺峻霖替他了。他那段美好又荒唐的爱情,除了他和严浩翔,就只有贺峻霖知道。

 

 

 

 

宋亚轩没想瞒着,也知道根本瞒不住贺峻霖。

 

 

 

 

戒指交换完毕,说完祝词,新郎新娘就该亲吻了,大家都鼓掌起哄,唯独宋亚轩,低着头揉眼睛。马嘉祺问他,他只说是有东西迷了眼睛,不舒服。

 

 

 

 

等新娘换上秀禾服,新人就来敬酒了。他们是第二桌,严浩翔这些年酒量好了不少,敬了一圈儿到他这儿的时候神色还清明得很。

 

 

 

 

“翔哥,新婚快乐,和新娘子百年好合啊。”说完就一口干了手里的白酒,眼尾的红,也能借着酒有一个解释。

 

 

 

 

严浩翔看着宋亚轩笑了笑,谢谢两个字,他说得轻巧,也轻飘飘的落在宋亚轩心里,一如当年,像石子落水,激起水花。

 

 

 

 

闹洞房时宋亚轩没去,相册他也带走了,这是准备给严浩翔的新婚礼物。只不过宋亚轩没打算这时候给他。

 

 

 

 

婚礼结束没多久,宋亚轩就宣布退圈了,买了张机票出去玩儿,没人知道他在哪儿,从前有严浩翔,如今却是谁也联系不上他。

 

 

 

 

相册是二月份从慕尼黑寄来的,严浩翔突然收到的,还有一张他最喜欢的球队打比赛时候的照片。

 

 

 

 

相册没有署名,里面都是照片,只是在相册的最后,是一张光碟。宋亚轩录了每个人对严浩翔的新婚祝福,包括他自己。

 

 

 

 

严浩翔点开VCR才知道这是宋亚轩的礼物。成员们的祝福每个人都出镜了,唯独宋亚轩,他的VCR是一首歌,没有画面。

 

 

 

 

这首歌,严浩翔第一次听他唱,应该也是最后一次。

 

 

 

 

他唱“就算梦能够成真,有谁猜得准,能分到多少福分,生命的同花顺,底牌没有你,我也认。

 

 

 

 

冬天过去了,严浩翔来到了春天,他再也没收到过宋亚轩秒回的消息,他再也没见过宋亚轩。

 

 

 

 

今年二月的杏花,开的也格外好。 


Q:树啊树啊树~~~~~

啊呀,好久不见呀小黎😘

那天去医院打针时,偶然拍到的

那天去医院打针时,偶然拍到的

Q:树啊,我们居然啊,居然要上晚自修了……我的痛谁懂……呜呜呜呜呜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开始上晚自习了吗,我懂我懂,没事儿,时间一长就习惯了哈哈哈哈

Q:开学第三天我们班主任就被隔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很好笑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会如此,是去了什么高风险地区吗?你们怎么样呢?有没有被隔离呀?